上饶做近视手术需要多少钱,上饶做近视激光手术多少钱,上饶做近视手术要花多少钱

上饶做近视手术需要多少钱,

原标题:2016年那些消失的手机品牌 你还记得吗?

2016年中国手机行业杀得分外眼红,虽然OPPO、vivo依靠多年线下渠道积累,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;华为依靠多年大力研发投入在业内逐渐赢得口碑的麒麟芯片,以及久负盛名的徕卡双摄加持,过得也颇为滋润。但对于一些中小手机品牌来说,日子并不好过!由于残酷的行业竞争和资本洗牌等原因,大可乐、INUI、蓝魔、青葱等一些大家所熟知的手机品牌逐渐走向没落,一个个接连倒下,让人嗟吁不已。下面我们一起回顾下,2016年那些消失的手机品牌。这里我们不以成败来论英雄,只因它们曾在中华大地努力绽放过!

大可乐手机

2016年3月,传闻了好几次要破产的大可乐手机最终宣布破产了。大可乐手机创始人丁秀洪在微博上发布了“关于暂停大可乐手机业务的公告”,正式宣布大可乐手机失败。

  

2012年6月网易副总编辑的丁秀洪离职创业,创办了云辰科技,大可乐手机是云辰科技推出的首个创业项目,同年11月5日正式发布第一款大可乐手机。2014年底,因为相信“互联网就是免费”,丁秀洪一手打造的大可乐3在京东开启众筹,20分钟众筹10000部手机名额,最后非常成功地筹集资金1600余万,大可乐手机也因此名声大噪。

然而,梦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。带着"免费模式"变革智能手机行业的大可乐3虽然初期声势浩大,由于没有过硬的技术团队确保产品质量,大可乐3并未实现在短期内做大做强的期望,反而因为投资方停止输血,钱很快烧完运行不下去了。2015年10月份,有媒体曝出,云辰科技创始人丁秀洪已经离职,云辰科技面临着破产清算。尽管该消息随后遭到丁秀洪本人的否认,不过四个月后,大可乐手机最终没能挺住,还是倒下了。

IUNI是2013年12月金立一手投资建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,其主张为“有品青年”带来全新的移动生活体验。不过这个品牌,三年却经历三次换帅。从何骁军走马上任时的意气风发,到后来霜梅的临危受命,再到后来童合心的收拾残局,风雨飘摇了三年的IUNI最终还是没有活下来。

  

单手机皇IUNI U2

IUNI总共只推出了四款手机产品,2014年3月,骁龙800单手机皇IUNI U2发布,成为IUNI为有品青年打造的第一款产品,然而这款产品却销量惨淡。同年8月,IUNI发布了2K屏骁龙801旗舰IUNI U3,售价却仅为2000元,利润牺牲很大。随后金立与小艾手机CEO霜梅接触,双方试图改变IUNI的品牌定位,未来倾向于定位女性手机,这就有了何骁军负气出走和霜梅的接任。

2015年4月,霜梅主导的首款产品i1上市,然而市场仍是反应平平,一个月后霜梅黯然离职,IUNI品牌定位二度失败。2015年8月,IUNI创始人之一的童合心回归IUNI,并推出了带有“纯简白”品牌理念的N1手机,然而由于缺乏品牌知名度,这款产品的销量最终也惨不忍睹。产品长期销量不佳,再加上金立停止输血,IUNI最后也不幸夭折了。

蓝魔手机

对于蓝魔手机,许多网友应该会有不少的印象。2015年7月,平板厂商蓝魔毅然决然地杀入手机圈,推出了拥有五面晶棱金属中框蓝魔MOS1,售价1999元。同年10月,其推出了大屏幕大电量的全能大咖蓝魔MOS1 max,定价为2799元。随后其又推出了5英寸续航强机蓝魔M7、全金属超薄指纹识别手机蓝魔R9产品,尽管第二年7月蓝魔R9获得更新,蓝魔R10发布,不过该该设备并没有发出多大声音,而另一款频频曝光的旗舰机蓝魔MOS3更是腹死胎中,最终竟没能见到天日。

  

蓝魔主打旗舰MOS1 Max

2016年8月蓝魔手机最终没有挺住,网上开始流出蓝魔手机深圳工厂已经倒闭,老板已经跑路的消息,尽管随后蓝魔官微紧急发布声明,表示确实出现资金紧张的问题,但运营已转向正常。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青葱手机

青葱手机是垂直电商平台北斗星手机网创始人谭文胜和鼎智集团于2015年11月2日共同推出的一个互联网品牌手机。谭文胜是手机行业拥有15年资历的老兵,鼎智通讯集团则成立于2005年6月,是国内一家规模较大的手机方案供应商,拥有3000多员工。

2015年12月4日全新出发的青葱手机推出青葱metal旗舰版和青葱metal标准版,主打性价比和全金属,青葱metal旗舰版售价1999元,标准版为799元。然而在2016年却是线下渠道爆发性增长的一年,线上电商销售方式遭遇发展瓶颈,就算是互联网品牌代表的小米也过得不好,何况是作为手机行业新兵的青葱呢。

8月26日,背靠鼎智集团这棵大树的青葱,开始转型,从单纯产品参数的比拼,转变到狠抓年轻用户对于护眼的需求,以获得情感认同,青葱还大胆任用了80后的美女CEO莫照梅。10月18日号称“硬件级过滤蓝光,全局护眼”的青葱C1面世,售价1699元。

  

当年偏执的青葱metal

遗憾的是,从2015年终主打偏执性价比的青葱metal,到狠抓“护眼需求”重新出发的青葱C1,青葱手机也只是热闹一时,最终也没有挺过寒冬。青葱官方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去年12月28日,目前青葱C1手机已处于缺货状态,似乎早已放弃销售了。我们无从知道青葱倒下的具体原因,显然恶劣的市场环境极大压缩了新兵的生存空间。所幸的是,鼎智集团的手机梦还未完结,依靠着另一个品牌——COMIO卡美欧,鼎智继续着自己的手机梦。

以上的四家手机厂商,可以说是2016年手机行业的一个缩影,它们反映了中国手机行业残酷的生存现状。2016年就是联想、中兴、TCL这样的大厂商也因销量不佳要更换主帅,更何况是在夹缝中生存的中小厂商呢。2017年智能手机竞赛开始进入到下半场,行业洗牌进一步加剧,下一个倒下的又会是谁呢?

(责编:卢少雄、蒋成柳)
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湖州日报”、“湖州晚报”、和“湖州在线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72-2069513(传真)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陆薇]

相关阅读